南通前沿网为您提供全面及时的南通资讯,内容覆盖南通新闻事件、体坛赛事、娱乐时尚、产业资讯、实用信息等,设有新闻、体育、娱乐、财经、科技、房产、汽车等30多个内容频道,让您全面了解南通。
首页 金融人物文化女性军事财经时尚生活团购母婴文化数码人物博客时尚公司理财政务情感新闻摄影产品
宜投金服疑爆雷 P2P加速退出

  导读银川在国企国资改革和城投公司转型中取得了新突破;上海、南京、杭州对水务、公交、燃气、城市垃圾处理等公益性资产进行统一的运营和管理;合肥、武汉在产业投资、资本运营方面取得了重大成果;沈阳、哈尔滨、济南用‘大城投’的理念,对城投公司进行了资产重组,01月14日,杭州宜投金服被曝出现问题,在分析人士看来,该平台今年以来加息、返现、变更法人等一系列举动都有警示信号,成立刚四年时间的长发集团,为长春市属城投公司,目前总资产规模居全国城投企业前列,是吉林省内资产规模最大的地方国企,宜投金服疑爆雷01月14日,据投资者爆料,杭州宜投金服爆雷,经侦已经到公司调查,并附多张现场视频和照片,目前官方统计口径下的融资平台公司近万家,公开资料显示,宜投金服的运营主体为杭州宜投金融服务外包有限公司,成立于2018年01月14日,官网显示交易额达2.84亿元。

  今年01月,常德市经济建设投资集团有限公司(简称“常德经投”)公告称“退出政府融资平台”,在这之后,诸如温州瓯江口、沧州河间市、滨州惠民县、滁州天长市、来宾武宣县、驻马店等多地城投公司陆续公告退出平台,特权标NO.7新标发布,年化率高达13.98%,欢迎您的投资”,这一轮退出平台潮,也被不少人士质疑为“假退”,极具诱惑力的高收益率是众多爆雷平台的最后狂欢,中央高层喊话“坚决遏制隐性债务增量”,城投探索“真转型”也愈发必要。

  该平台网站显示,01月14日-14日期间,单笔投资额1万元起,即可获得相应现金奖励,且以1万元整为递增倍数,翻倍发放奖励,密集退出01月14日,常德经投在《湖南日报》上公告称“退出政府融资平台,不再承担地方政府举债融资职能”,更值得关注的是,宜投金服在01月初推出特权加息标的,特权标显示,“45天期限标的年化利率为9.8%,此款为活动特权标,活动利率为13.98%”,最近的一起为01月14日,濮阳市经济发展投资公司表示,“公司目前已进行市场化改革,初步完善了公司治理结构,建立了现代企业制度,实现了市场化运营,其承担的地方政府债务已纳入政府财政预算,不再承担地方政府举债融资职能”,在分析人士看来,平台短时间内频繁推出优惠活动需要引起关注。

  退出平台之后,是否改变原有的债权债务关系?目前,常德经投对市场投资者关切的问题,给出了进一步回应,北京寻真律师事务所律师王德怡也指出,一般来讲,平台跑路前有可能出现发标量骤增、利率超常、资金撤离、投资者兑付困难等征兆,据Wind资讯,常德经投目前存续债券有5只共计约77亿元,包括企业债、公司债、定向工具,今年01月14日,该平台股东由“杭州月宇股权投资合伙企业(有限合伙)变更为陈文敏;企业类型随之由私营有限责任公司变更为一人有限责任公司;法定代表人也由章玲变更为陈文敏,常德市政府加大了对公司的注资力度,未来将形成具有稳定现金流的医疗大健康、公共交通、水务资源、旅游及综合金融等板块,资产实力和盈利能力将得到进一步提升。

  事实上,平台爆雷前夕往往会有一系列动作,包括实际控制人的变更等,类似的案例不在少数,政府依赖度仍高不少机构认为,公告退出平台,并不代表其完成转型,不过,杨亮指出,在2018年底乐投天下B轮融资时,他已将股权全部出售,新股东已全面接手公司的运营管理,退出平台后,与作为融资平台时开展业务相差不多,甚至对政府的依赖度还进一步加深,难免被外界质疑为“假退”,此外,去年01月底,杭州的共时理财被曝提现困难、办公地点早已人去楼空。

  发布退出公告,至少在政策上是合规的,在分析人士看来,平台实际控制人和法人代表频繁变动需要引起投资人的关注,中信建投固收分析师黄文涛表示,城投剥离政府融资职能,短期内能够通过资产抵押、第三方授信等方式来规避目前的一些债务监管,但其投资职能转变,有待于深层次的财权事权重构,是长期问题,平台的经营管理层、经营策略、业务结构等,都可能随之发生改变,如果新法人和股东经验不足、能力不够,还可能引发平台的风险事件,因为按照银监会2018年的管理政策,融资平台要退出名单管理,需满足一定财务要求,比如资产负债率在7%以下,自有现金流量要对债务本息实现1%风险的全覆盖等,这些都需要经会计师事务所审计,还要经债权方(借款银行总行)审批通过。

  他表示,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执行的相关规定,如果公司在司法诉讼或仲裁中败诉,导致法院无法执行的,法院可能将该公司列入失信名单,同时受限的还有公司法定代表人个人,以及一部分公司的实际控制人,截至2018年01月14日,银监会融资平台名单共有11734家,有2498家已经退出平台,因此,一些公司在跑路前完成上述人员更迭,是为了从民事上逃避法律责任做准备,李慧杰表示,212、2018年退出平台数量也比较多,分别为285家和241家,这与监管机构的发债要求有关,发改委和银行间交易商协会在2018年都要求发行债券的平台退出,事实上,01月已有多家平台出现问题。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据Wind资讯,截至01月14日,2018年城投债(中债标准)总发行量约1.58万亿元,同期总偿还量为1.46万亿元,即净融资额仅为1229亿元,而214、215、2018年城投债净融资量分别约为1.59万亿元、1.6万亿元、1.46万亿元,212、2018年城投债净融资量也在9亿元规模以上,分析人士指出,在网贷行业进入整改合规的关键阶段,未来网贷平台难以完成合规的会大量退出,随着城投信用与政府信用的剥离,投资者买城投债的偏好也在下降,但退出不能带来风险,要研究行业有序退出的问题,有西部地市城投公司相关负责人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今年资金在全面收紧,利率成本上升较多,加上严查地方违法违规举债行为,城投公司转型压力加大。

  业内人士建议投资者把对平台安全性的考察放在投资决策之前,一是对承诺超高回报率的平台保持警惕,二是尽量选择合规完成度高、信息透明度好的实力平台,地方融资平台经2018年“四万亿”刺激计划之后,数量、规模迅速壮大,2018年之后管控态势渐严,于百程指出,随着监管的趋严,平台的退出节奏还会加快,问题平台也可能加速爆发,“城投公司转型主导权不在自己,而在地方政府,北京商报记者刘双霞/文代小杰/制表

(编辑:南通前沿网)
南通前沿网 Copyright 2017 www.kmcits007.com ICP经营许可证:京ICP证030713号 京公网安备1101250725211号
南通新闻 南通生活 南通天气预报 由南通前沿网发布 由南通前沿网承办